窒息遊樂場

我多希望這是紅色藥丸,

知道湯匙並不存在、知道你並不存在;

知道這世界只是投影、這只是我被母體騙了,

而你沒有不愛我。

有時候,花再大的力氣都無法說服自己回頭看看現實,

看看車子、看看房子,

看看摸得到的東西、看看回家時會等你的人。

這世界不可能是真的,

心裡一小部分的自己很悲哀,

到現在仍然被你的消息左右著,

但又能做什麼呢?

流流幾行眼淚,明天很快又嬉笑怒罵、喜怒哀樂;

就這樣荒唐地穿越著時間,荒唐地等著等不到的人,

只剩下掀動波瀾的合影,

不死心地保存下來,

等下一次的自己又老了一些,

哭哭啼啼地又離你遠了一點。

然後打個哆嗦吧,

這麼殘忍地玩弄著我,怎麼可能是你呢?

怎麼可能是我存在的世界呢?

小時候記憶中的人間,一點都不是這樣的啊。

人間才不是人間,

紅塵倒是紅塵、泡沫倒是泡沫;

湯匙確實存在,不然為什麼我正感應到自己朝死亡邁進的恐懼感呢?

在燈紅酒綠、醉生夢死之間,

人生若有後悔的事,或許就是最後那一次沒有緊緊擁抱你,

沒有告訴你我多沈迷,對你多麼真,

你是我青春最精彩的時刻,

你讓我,信了愛情。

慘痛的是回頭一望才知道自己太自信了,總以為還會再見到你。

你永遠不會知道,在你之後的人生我是怎麼度過的,

你永遠不會知道,我已成為愛情可悲的奴隸,

不小心將自己綁在了你的腳邊,你的一履一行,都是我自找的真實。

幻影不是愛情,是旋轉木馬上我那兜著一圈又一圈、逐漸窒息的感受。

你還會記得我嗎?記得一個燦爛陽光下試圖讓你感到可愛的我嗎?

你還會記得我嗎?記得初次認識那一天,你對我說過的所有的話嗎?

我倒在主人的腳邊,倒轉播放著你的手心如何溫熱地牽著我,

漸漸迷失在活著與死亡間的模糊中,別讓我走⋯⋯


1 則留言

Free

​免費訂閱海蒂羅的部落格

(當然不只兩性情慾)

Keep in Touch​

從未如此容易

  • Medium
  • White Instagram Icon
  • LinkedIn  - 白圈
  • White Facebook Icon
  • White Twitter Icon
  • 白色的Spotify圖標

© 2021 Heidi L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