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與權力的困惑——網友與我的對話

今天收到了一封私訊(不知道為什麼這名網友會選上我XD)

我們就這樣逕自聊了起來,越聊越多。


到最後我覺得這是一場很值得紀錄的對話,故在此與大家分享。


雖然內容講的是性別、權力、網路、現實,但因為是以線上隨性聊天的方式,鏡頭得以慢慢拉近;

對方是非常非常坦白的,一點都沒有曲高和寡、唱高調的味道,也因此更好理解。

(以下將對方稱之為友)(為求真實,錯字通通不改)


友:你好

我最近開始越來越對女性的困境

感到無力

我也厭惡保持沈默

可是到頭來換到的就是被男性圍剿


我:比方說~?


友:例如我們學校最近有一件事情,飲料店只徵女店員。明文寫出來

我知道這樣不對,我也不支持

後來有人在靠北版發文

「那為什麼只徵女家教」

我在下頭留言「等男性性侵犯比例下降我們再來談」

我後來想想這樣並不對

但是大家會只想徵女家教的緣故不是因為這個社會的性犯罪大部分是男性嗎?

可是他們視而不見

反而對飲料店這件事情吵的沸沸揚揚

我的留言又再次被發到板上

我也去回應,要他直接來跟我談

我很樂意


我:嗯 你覺得父權講不贏/講不聽 是很困擾你的事嗎?


友:

還有最近的airdrop事件

差不多是:一個男的說不要接受不就沒事

他也舉例搶劫


我: 戰爭總是需要有人在前線 例如你站出來跟他對談

沒有前線 就不會有勝利

但是勝利後 都是站後面的 貪生怕死者回朝當官


友:後來吵到後面


我:抱歉我不知道airdrop事件 可以幫我懶人包一下嗎哈


友: 他就說什麼如果邀我看貓,我接受後被騷擾,是我活該。

講完這句馬上又要邀我吃飯


我: .....


友:

Airdrop的懶人包包是

我找一下連結

https://facebook.com/108096904126871/posts/184774969792397/?extid=0&d=n


我: 他下面的留言都還蠻正確的耶

常常有種想法啦 別人過他的 我才不要跟他爛命一條爭論

層次不同,解釋無意義

不是所有的人都配與你爭辯

圈子不同,不必強融

與其去吵架 或是為此困擾

我更希望付諸行動去遊說周遭親友

灌輸他們新的觀點

或是敦促他們實際利用法規去表達意見 例如公民投票

我有把我媽說到她投15案同意

還有請那些政治冷感的朋友出來投票

如果你知道自己的時間是每秒幾十萬起跳

你還會花時間去跟他「講理」嗎

so~ 不屌別人的最大

😝

抱歉 我上面說的是14、15案


友: 可是我實在看不慣他說的


我: 但世界上有很多笨蛋啊

就像很多無奈的悲劇

這無法靠一人之力改變

你陪他吵 爽的人是他


友: 我有試著在靠北版上邀請別人跟我對話,而且是用本帳

我聊到後來發現

他看起來就是孤單中年男子


我: 方便問你幾歲嗎


友: 21


我: 嗯嗯

我27 到現在也還是會為了一些我無法改變的事情流眼淚


友: 還沒有人密我,希望會

我知道不是所有的男生都很爛


我: 只能告訴自己 世界就是這樣

要嘛就是我過好 多捐零錢

或是賺大錢 自己弄個基金會來推動社會進步

幾十年前 人們也覺得騎車戴安全帽是一件多餘的事

or同婚

你很努力了

聽起來社會是需要你的

你也沒做錯什麼 公民社會就是要有自己的聲音

看誰多誰少而已

你可能過十年 可以跟自己的孩子說 你老母十幾年前就覺得怎樣怎樣

有人有新思維 有人沒有

很多討厭的人 或是可悲的人 到最後我都傾向同情

因為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

有的人也許也不能選擇自己成長的環境

家庭告訴他就是這樣

而且教得他不願意去對話

持大悲之心 很多事情可以跨得過

但還是需要像你這樣的人 去前線


友:我好害怕

自己會被大家不斷的攻擊


我:只是你去前線的話 要如何調整好自己的應對思維(信心喊話)就是你的功課


友: 所以我不想去看dcard

我還沒有調適好


我: 不管你怎樣 世界上某個角落一定會有人不爽你

不重要

為什麼精品賣那麼貴?為什麼蘋果賣那麼貴?因為他們知道喜歡HTC的人只在乎價格,不是他們的受眾

just be yourself,當然我相信你也是禮貌的

你能有自己的聲音已經超越很多人了

很多人要他講 還講不出來個什麼

你當A 就不能是B

當了A 就勢必要被B的受眾討厭

我後來才知道為啥大媽都那麼「魯莽」

因為他們的皮很厚 經過了時間的淬煉 人越老 越不屌別人

能活到40 50歲的人我就覺得很強了

我們才2x歲就玻璃心得要命(包括我自己)

如果你是對的 你的言談之間就會流露出來 是藏不住的

也會有跟你同陣營的人現身


友: 我覺得很難

我們學校是理工學校

我讀的又是英文系

會被叫 女權戰士


我: 可是女生的發展本來就比男生還快2~3年啊


友: 要怎麼確定我自己是對的


我: 繼續問下去吧?

有些問題 要很久之後才會有答案

例如好幾年後

從遠處看來 才會知道自己當時的座標是哪

你身邊應該有不少朋友可以和你一起討論這件事吧?

就是不會吵起來的那種


友:

但我剛剛

就是發現自己言論上靠北版以及和別人在OOO版下吵架時

我就感到前所未有的孤單


我: 你說鍵盤戰士 戰不贏他們喔


友: 因為我也不是很懂女性主義


我: 笑死人

女性主義 未必是某某學派說的定義上的女性主義

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的解讀

他不像其他主義 是代表一個時期或是代表一個模式


友:但是把女人視為人是共識對吧


我: 當然

我個人不喜歡目前的主流女性主義者

對我來說很像怪獸


友:他們是怎麼樣的


我: 吃掉了女性應該有的美感和受人渴望、受人尊重

不代表全部喔

我是說 認為女生要跟男生一樣強 甚至事事都要超越男性

如果你早就超越男性 你根本不會去爭說 我今天要超越他


友: 我想她們的觀點應該是,不要依靠男性,嗎?

我不知道


我: 對我而言 我知道我有能力 甚至可以利用這個性別優點 更輕鬆地做許多事

這也就是某些男性為什麼那麼討厭女權戰士 因為他們很羨慕 很嫉妒

他們知道就是會有男性狗 願意在現實世界 對女性友善


友: 所以就開始貶低女人嗎


我: 他們的豬隊友把自己貶低了 當然更恨女人

對啊

我本來就知道我不須依靠

男性

所以我根本不會去 爭取這個權利啊


友: 對女性友善怎麼會是貶低男性


我: 因為有些男人就是會去噓寒問暖 當工具人 馬子狗

跪舔


友: 那有類似的言論出現怎麼辦

女人應該要依靠男人

這種


我: 這樣的男人可以去找 很想要依靠男人的女人


友: 不要穿太少,不要走夜路,跟男人一起走


我: 兩個人都高興就好

問題是現在有那麼多女人 想依靠男人嗎?

沒有

所以他們更感威脅

喔還有一個

男性世界很容易不自覺出現alpha的問題

就是猴子裡面要有一個猴王的概念

會爭來爭去

可是女性基本上不會這樣明著對打

所以你跟男人吵 他一定要吵贏

或至少他覺得自己應該努力站在你頭上


友: 開始說我邏輯爛跟台女嗎


我: 不要穿太少,不要走夜路,跟男人一起走

這個聽起來超印度


友: 我也會想努力吵贏他


我: 過時概念

台灣是世界上數一數二安全的地方啦 台女不太需要過於擔心

如果真的有變態要殺人

他也不在乎性別

想殺就殺

男人難道不用害怕走夜路?屁啦


友:可是被尾隨什麼的真的是女生比較多


我: 一堆男人瘦弱蒼白的要命好嗎


友: 上次也有一個壯漢就硬把女生的衣服脫去一半,在捷運站


我: 問一句話 今天男生被一個變態女生一天到晚尾隨 公司樓下堵人 他也一樣會害怕吧

應該說整體台男的素質要提升

很多人的素質已經很好了


友: 我覺得男人比較會反抗

女人反抗的風險很大

我希望如此

可是仇女言論還是好多


我: 例如我們身邊的哥哥弟弟 他們好不好 我們自己看得出來

像父執輩

固然有變態伯伯 也有正義哥 正義阿伯 會揪團去打人

仇女言論是一回事 現實世界的素質又是一回事

ok 那我們怎麼減少網路仇女?

現實世界勢必要提升 對吧

那現實世界要怎麼提升?

如果我們能讓哥哥 弟弟 男友 老公 朋友 都瞭解說怎樣尊重女性

讓他變成一個文化

下一代 下下一代 就會是更好的社會

18世紀的女人可能也會抱怨說 天啊為什麼我要穿馬甲 裹小腳

男人好過時 好封建

但現在就不會啊

例如義大利 例如法國 他們是屬於比較母性社會

傾向把女人當女神 媽咪看待

而北歐一點就不是 他們尊重女人是因為從小 男生跟女生就被當成一個中性對待

要成為哪種性別 是小孩自己的選擇

那是一整個社會的事情

我們以後可能會有兒子


:我應該不會xd

我有女朋友


我: 我想很多我們的下一代 會自然接受同婚、尊重女生、他穿得少不代表我可以觸碰它


友: 所以我試著在靠北OO請有意見的人跟我談談


我: 這樣的概念 甚至我是台灣人 不是中國人


友: 這樣是行動的一種嗎

還是只是引戰

啊我不小心把學校說出來了

😂

我: 是啊 是行動 但你知道你的行動會引戰 那你更應該準備齊全

知道自己理論的根基在哪

而且辯論其實並不一定是要有輸有贏的事情

重點在過程

輸贏是觀眾心裡決定

但辯論者自己要搞清楚 不要被拉走

就像律師

律師如果幫殺人犯辯護 他們會立誓 有義務全力幫助自己的客戶

不管他到底有沒有殺人

沒關係啊 OO人那麼多


友:所以辯贏他並不重要

而是啟迪看的人嗎


我: 你可以這麼想 沒錯

很多人在看 只是不發聲而已

而且 不是你的理論有多少人看到 而是有沒有被對的人看到

也許你會稍微改變中立搖擺的人

也許你會激起跟你同陣營的人

也許你會讓反對你的人 回家後覺得 誒他好像有點道理

希望這樣有讓你覺得好一點!

我要去寫稿了

很高興可以跟你聊這件事


友: 謝謝你

你前面說的


我: 請問我可以把我們的對話 做成一篇文章嗎


友: 我很努力了


我: 我有點想


友: 讓我哭了出來

可以


我: 我會隱藏你的學校


友: 當然沒有問題


我: 身份

嗯嗯

OK 那波文了 再讓你知道


友: 好,我也會更努力充實自己的知識

還有討論的時候火藥味不要那麼重

Orz

網路真的是我們這一代人最幸福的事情之一


可以透過1&0的組合,與其他「靈魂」、「意志」展開交流,這真的好Cyber Punk。


至於我們談論的主題,認真說,我21歲的時候可能都沒這位網友這麼投入,


一樣身為女人,她說了一句非常好的話:「但是把女人視為人是共識對吧(指不同流派的女性主義)」


她的歸納能力很好,同時呈現了一個鐵錚錚的事實,那就是現今的女性主義搞得人暈頭轉向,


「一個女性主義、各自表態」、「我看(稿紙)倒像塊綠豆糕」容易讓人迷茫,卻也是它的好處。

不論妳是哪種女人,是開放的、是拘謹的、是環肥燕瘦、是身家高低、是異性戀還是蕾絲邊,我們都可以來共同維護女人的「自由」,也身負著影響身邊男性的寶貴義務。

影響身邊的人,不一定是叨叨絮絮、不一定是高談闊論,


妳不用像我一樣跑出來寫blog被人罵,只要把握機會(任何機會),


清楚地對哥哥、弟弟、爸爸、兒子、鄰居、陌生人表達自己的想法:


「我認為用怎樣的方式對待女性——會讓我們的下一代更好、更和諧。」


(如上對話中所說,我認為我們身邊多半的男性都是道德程度良好,可理喻者。或至少會在普羅大眾面前表現如此。)


要嘛培養男人溫柔的心、要嘛讓不合時宜的父霸權主義者透過市場機制淘汰掉(難以找到對象、無生育下一代等),


如果男人認為我們太柔弱,讓他們知道「Hello!我就在這裡,我就是那個跟你想得不一樣的人。」


如果男人認為我們太猖狂,讓他們知道「Hello!我就在這裡,請說明我哪邊太過份,願聞其詳。」


正因為我們必須承擔秀出真自我的責任,所以我們在日常生活中會更注意自己是否也做到對任何人保持同樣程度的警惕與同樣程度的友善


不因性別而對男性特別警惕、不因性別而對女性特別友善;


因為恐怖的事情往往是趁鬆懈而來。


你覺得女人都很好嗎?別開玩笑了。


人心叵測。

世界上哪裡都有好人和壞人,世界上哪個性別/性向/性意識都有好人和壞人,


即使是你身邊最親近的人也一樣,


該提防的提防,該保持中庸的中庸。


話說到這邊,人到底是本善還是本惡這個問題百家爭鳴、萬年未解,


不同的種子埋在一樣的土裡、一樣的容器,只看人願不願意、常不常往某一邊澆水施肥了。


生來一世,你我都有一斛水可以澆,


別輕易浪費了這一斛水。


Image credit: @Johannes Plenio

Free

​免費訂閱海蒂羅的部落格

(當然不只兩性情慾)

Keep in Touch​

從未如此容易

  • Medium
  • White Instagram Icon
  • LinkedIn  - 白圈
  • White Facebook Icon
  • White Twitter Icon
  • 白色的Spotify圖標

© 2020 Heidi Lu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