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型犬女人


我並不想對付她們,但當你遇見她們、和她們說話,你會發現,她們散發一種「請不要一直煩我」、「你的格調跟我差很多」、「離我高貴(辛苦到手)的男人遠一點」、「我沒耐心繼續聽你說話」的警告磁場。

她們僅基於內心的優良家教,必須和妳打招呼,但打完招呼會立刻轉頭,背對你給你難堪。 她們不是刻意遠離你,而是她一眼就識破你和她來自不同的社會階級。

沒多久你會收到LinkedIn通知,她看了你的檔案;或是發現她跟你朋友變成臉書好友。 她會偷偷觀察你,但不會讓你知道她在乎。


我稱她們為小型犬女人,這種女人最明顯的條件是:

  1. 非常、非常、非常好到你下巴掉下來的家世背景,但從不炫耀。

  2. 絲毫不在乎外人的眼光,但內心其實神經兮兮,極度缺乏安全感。

  3. 對健康非常注重,特別熱衷有機、素食、全榖等等流行主張。

  4. 外語是第二母語,家裡只貯藏外國零食或外國礦泉水。



這些小型犬女人可以分為幾類,身上偶爾會混合出現他型的特徵:


知識分子型

長相通常不會太差,身體健康、牙齒整齊。即使長得普普通通,但因為生活環境優渥,通常有很高的品味,過著低調且安靜的日子。

她們懂得適宜地妝點自己,看起來順眼有氣質,從不穿著暴露。

她們有一些讓常人羨煞/無聊不已的興趣,比方說騎馬、做甜點、買超貴的淑女腳踏車、參加新書發表/專家座談會、搞慈善活動……等等。

她們通常都遺傳了成功父母的聰明基因,從小就送去貴族學校或國外念書,家人可能是名校校長的老友,所以只要她稍微努力,家人再推一把,名校畢業只是最基本的。

Tamara Bellis


我的大腦不重要型

她們愛做醫美、愛披皮草、不太會用iPhone,屬於比較沒那麼聰明的一種。

通常可以在城市裡最高檔的餐廳、酒吧、俱樂部找到她們,她們永遠都在VIP名單上,永遠都在夜店包廂裡,但不會是很多男人的那種包廂,她們不需要被請,因為她家人就是夜店的股東。

她的學歷通常都很低調,隨便唸唸甚至不唸都無所謂。她可能參加了鋼管舞的舞蹈教室、瑜珈教室或遊艇鑑賞會,但不會想唸大學。

出手闊綽,刷爸爸的信用卡幫大家買單——是她引以為傲的優良社交禮儀。

她們會抽大麻、嗑藥,但不會在公開場合醉倒或露底褲,因為她們有格調。但私下很樂意發裸照、秀假奶、搞三P。

如果你跟不上她瘋狂的腳步,她就永遠不會記住你的名字。

frankie cordoba


反歐美指標international小型犬

血統與成長背景均來自歐美國家,喜歡讓別人知道她現在住亞洲,交的是有色人種朋友,拍拖的是印度富商,喝的是茶、生活哲學追求東方禪意或某種非主流靈學。

她們個性不矯揉造作,不需要穿戴名牌,不會每天化妝。

天生麗質,人生某個階段曾當過模特兒。35歲時可能會結婚與戒菸。

常常去馬爾地夫、伊比薩、或阿斯本,對世界各高檔飯店的設施瞭若指掌。

至少跟三個好萊塢C咖有交情,常擔任某種小型協會的董事或主席,不一定有顯著學歷但通常非常聰明。理智風雅,不發脾氣,但離婚的時候會讓丈夫大失血。

有野心的男人需要她,有野心的女人想成為她。


Sunny Ng

後天偽小型犬

她們沒有真正厲害的家世背景,但是一般人不需要知道。

她們舉止優雅,臉書朋友篩選過,只在令人羨慕的地方打卡。她們長得越漂亮、姿態越高,盡可能穿戴好的衣料與名牌。

常常跟我的大腦不重要型的小型犬混在一起,向她們學習。直到她建立了自己的一片天而不再需要當小跟班的時候,就會開始飛向世界各地尋找更高級的朋友。

如果我的大腦不重要型要求她們陪3P,偽小型犬會同意。

知識份子型不懂她為什麼一直靠過來,又不是我小學同學。

反歐美指標一眼就識破她是新來的,笑笑不跟她計較。

喜歡跟別的偽小型犬狗咬狗。


Park Street



小型犬女人宣稱愛地球,但心情不好就會飛巴黎。

她不允許別人用塑膠餐具,但自己從沒洗過碗。

因為疼惜動物,所以會送愛犬上幼稚園,但她吃過無數的鵝肝醬而且非常挑嘴。

重點是,在她們身邊都會有個男人,對她們服服貼貼的,長相都很好看,人緣也很好。



小型犬的男友又分為三種男人:


1. 乖女孩小型犬通常會遇到玩咖

如果你私下已經認識這些男人,就會知道他們是不折不扣的玩咖,他們出身默默無名,憑著外貌和機智,很能討小型犬開心。

他們的談吐有街頭的輕鬆、和自我一派奮鬥的哲學,跟小型犬世界裡的人都不一樣,就像蘿絲在鐵達尼號上遇到了傑克。

你可以想像這樣瀟灑的男人要找女人浪漫一段輕而易舉,但現在因為身邊的小千金,他們不得不收斂許多。

好玩的是,你只要把他們灌醉,就會看到他們真正是什麼樣子。千金當然不得在場目睹其況,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開著妳爸爸買的保時捷去召妓,只有以為親愛的正在努力處理公事。


frankie cordoba


2. 壞女孩小型犬與偽小型犬則通常會吸引到條件超好的男人

壞女孩小型犬作風大膽、外型豔麗,她什麼沒有、時間最多。

舉凡醫美、健身、社交,誰比她更有空?

她生活中沒有什麼煩惱,全身上下充滿自信與樂趣,不按牌理出牌。

對工作壓力大的醫師、律師、高階商務人士來說,這樣美艷的開心果正合他們的胃口,跟她在一起太輕鬆了,跟他們每天面對的世界完全相反。

小型犬不但給他們打了一劑如何進入上流社會的強心針,擁有一位小型犬也意味著她們不需要被訓練,就能在各方面替他展現最好的品味——擁有一個好品味的女人,就是人生成功的一種。

你以為這些條件優異的男人不會對外面的女人動心嗎? 會的,他們絕對都有自己的小秘密。

但別忘了壞女孩小型犬的生活包括了這麼多餐會、酒會、派對,她們無拘無束、四處交際,即使不出亂子,也夠這些男人提心吊膽,正好增加了和她交往的樂趣。

這些醫師、律師、商務人士最怕女人看上他的錢,小型犬可正好相反,你的錢並不永遠綁得住她,她卻可以隨時找到下一個你。


Logan Armstrong

3. 反歐美指標小型犬哪種男人都可以

年輕的時候,她們只想開心。她是有趣又好相處的夢中情人。

成熟一點後,仍然只想開心。熟男或事業有成的小男生都可以,她們有無盡的智慧寶藏可以鼓舞男人,而且已經沒人騙得了她了。


Tamara Bellis



我不知道是否大家都是為了她們家的錢,但有人的確是這樣對我坦承過。

「我在海濱的豪宅渡假區工作時認識她的。」(此人是當時在歐洲工作的建築師)

「你真的愛她嗎?一定要忠於自己心裡的感覺呀。」

「相處久了,應該慢慢就會有感情吧……」他給了我一個震撼的回答。

????????????

「應該慢慢會有感情?」

「她家有六百萬……歐元,我不能這樣放棄。」

好吧,你的真情果然是價值連城。

我們其他人是否該慶幸自己只是凡人,所以對方絕不可能是為錢而來。

Tamara Bellis


小型犬說穿了就是嬌生慣養的小狗狗,她們對自己的世界有著莫名強烈的領域意識,不管她擁有的在別人眼中看起來可能有多爛,她絕對不允許自己的擁有不忠於她。

她們或許讀過海外名校、或許是某個基金會的會長,但她們的感受細胞卻有點故障,好像她們的整個人生觀被人微微調錯了頻。

我常常可以在一群人之中看到寂寞的她們,她們究竟是感覺不到自己的格格不入、或是沒人來得及告訴她——「妳不合群」?

畢竟她們聽了一輩子的誇獎,就算知道自己不一樣,可能也不能想像自己為何在別人眼中怪怪的,甚至不受歡迎。

有一次,我得和一個小型犬一起搭計程車到某個酒吧,全世界的人都不想和她搭同一台,眾人皆知她就是她,小型犬。

她從未跟我結上什麼樑子,加上我其實非常好奇為何大家這麼抗拒她。有這個機會可以跟她單獨相處,我悄悄地感到高興。(雖然她對我似乎沒有好感)

「我一直很想知道,妳和阿爾法在一起多久了?」出於友善,我給小型犬開了一個女生間愛聊的話題。她的男友阿爾法,社交圈的知名人物,一位玩咖中的玩咖。

「我們在一起快三年了!」小型犬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眼睛看著我,但下巴是抬高的。

她非常好勝,每一次和她說話,都能預期她那份一定要把對方比下去的自信。

你喝的是十美金的健康果汁,她喝的一定是十五美金的。

不管是她做的糕點、她念的學校、她的職稱或她的感情,她都要給對方看,她正驕傲地展現給我看——她能和人人垂涎的帥哥阿爾法維持三年的感情。

果然,這個話題拉近了我和小型犬的距離,我們開始互相揭露對方不了解的自己,雖然她常常假裝認同或假笑,我知道她只想快點結束這15分鐘的車程。

這15分鐘的談話對我來說算是普通,但下車之前,小型犬突然溫暖而坦誠地說:「跟妳聊天真棒,我一直不知道妳這麼親切,跟妳聊天真輕鬆啊,我們有空應該一起吃飯或去喝杯酒吧?」


其實我一直都是相同的我,是小型犬在她心裡給我貼了標籤,一個會跟她競爭所有事物的標籤。


她把我當作競爭對象,因為她心理上缺乏自信,在每個話題的開頭才會搶先說出自己的成就。


她開口說話——只為了等別人說一個比不上她的事實,只是為了等你誇獎她剛剛說過的東西。

她沒時間真正認識一個人,因為她忙著忽略你說的每一個字。

她得假裝高人一等,假裝她不在乎,她不給自己機會去和別人交流,這樣她的自尊才不會被任何一個真正不在乎她的人忽略

她遺傳了模特兒母親的美麗面容,還繼承了父親跨國公司的鉅產,為什麼會害怕用自己的真實樣貌和人交心?

我笑笑地對她的提議說好,但自從那一晚下了計程車後,小型犬又變回了原本那個光鮮亮麗、不屑跟我說話的她。

在酒吧裡,我們只有交換虛偽的瞇眼微笑。當然,我們再也沒有約過吃飯或喝酒。

小型犬什麼都有了,但不能沒有眷養她的那份關注,不能被人發現她的自尊有缺陷,不能被發現她也會輸、她也會被遺忘。

她會跳起來吠叫,聲嘶力竭地叫,那是她賴以維生的一切。即使她要叫啞了嗓,也仍然是一隻引人注目的小型犬。




後記


不久後她和阿爾法訂婚失敗,搬到東京。三年後我也到東京,心裡惦記著那夜計程車裡的她或許還有一絲生息,便問她願不願意見面聚聚?

毫不意外地,被她四兩撥千金地拒絕了。





Free

​免費訂閱海蒂羅的部落格

(當然不只兩性情慾)

Keep in Touch​

從未如此容易

  • Medium
  • White Instagram Icon
  • LinkedIn  - 白圈
  • White Facebook Icon
  • White Twitter Icon
  • 白色的Spotify圖標

© 2020 Heidi Luo